•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可信电子商务推进中心
  • 太原市中小企业局信息化辅导中心
  •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网络知识产权推进中心
  • 太原市创业扶帮协会常务理事单位
  • 太原市创业就业十佳民营企业
游记
作者:admin

六月六日、下午的原始森林,一个男人正站在路边,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捏着一朵紫色的花,仔细地嗅着,花朵很香,紫的有些娇媚。

     这朵花是他方才从路边摘下来的,时间还并不长,当他与专服部的各位同事来到这里的时候,他看到路边的草丛里,无数白色、黄色、紫色的不知名的花开在路边,在广阔的空间里自由地绽放,真是美不胜收,让人有些沉醉,他忍不住摘下了这一朵,也摘下了大自然的美妙。

    是的,大自然该有多么美好,给了无数花草以美的自由,这岂是人为造作的盆景所可以比拟的,想到这里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轻轻地叹了口气——没错,花朵摘下的时间还不长,可是,要攀登原始森林的路还很长,此刻,专服部的人和全商机互联的人都还都在山脚下,根本不会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,更不会想到在六月八日早上上班的时候,他们的腿和腰会有怎样深刻的感受。

商机互联集团公司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只是在异常兴奋地聊着天,一边走一边看着路边的美景,每个人都是情绪高昂,精力旺盛,这也难怪,当上午他们从公司出发的时候,大家歌唱了一路,为这个美好的旅程做着积极的预热,在到达以后,又经过了吃饭和午休的调整,而现在正好是到达这个地方后的第一站,大家旅途的热情才刚刚被真正点燃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奔跑的蓉蓉

     “呢,把包给你。”我刚把手里的紫色的花朵抛弃,一个红色的背包就到了我眼前,我诧异的接过来,抬头一看,原来是蓉蓉,“你不是要替我背包吗?这样你就可以放空矿泉水瓶了。”她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 “恩,有道理。”我答道,然后将包接了过来,自觉地背上,自作孽不可活,我为什么要提出帮她背书包呢?为什么呢?我正在心里默默嘀咕,背包里已经多了好几瓶满的水,走了不久,又多了一个草帽。我回头一看,就看到了爱爱在那呵呵的笑。

     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背着包继续向前,身上虽然背了几多物品,但是依旧身轻如燕,敏捷似猴,蹭蹭蹭几步,我已经行到半山之上,忽觉脚下路已崎岖起来,就地向着路两边一望,只见林木拔地而起,直插天际,遮天蔽日,目光所及,不知幽深之处更往何处而去,我才猛然醒悟,原来自己已到密林深处,想到这里,我顿时心中涌起一阵悄怆幽邃之感,冷风一过,林中枝叶呼呼抖动,沙沙而响,若低鸣,似呼啸,更如哭泣,我心中微微一震,不敢久居,正在想如何是好,忽见前方两个人的身影在树后依稀可见,定睛一看,这不是蓉蓉和星星么?他们怎么能跑到我前面去了?我心中大为不忿,拔腿就追了上去,谁知两人越走越快,竟然追之不上,我顿时更为不满,提气直追而上,遇水而点,遇木而越,遇石则绕,很快就追上了他们二人,正要和他俩说上两句,忽然我似乎听到了秀秀的喊声,心中暗叫一声不好,才想到我已经脱离大部队了!刚才只顾往山上跑, 却忘了帮助后方的同志了,深悔我方才的所为。

     来到峰顶目的地,是一片较为开阔的平地,全公司众人坐了下来,微做休息,摆出各种古怪的姿势拍了照片,然后,下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舞动的昭昭

     “put your hands in the air……”当一首我非常熟悉的歌曲和火焰同时腾起的时候,篝火晚会已经开了有一段时间了,各个部门平时辛苦准备的节目正在一一上演,而现在,正是产品部表演节目的时候,我拿着一瓶酒,看到一人黑衣包裹全身,白色假面覆于脸上,显得颇为神秘而诡异,我想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舞神吗?正在思索之际,假面人已经跳起鬼步舞来,绕着篝火连跳几圈,在腾腾而起的火焰下,宛若鬼魂一般,动作非常专业。我正看得津津有味,忽然耳旁有人说道“我要加动作,”回头一看,正是昭昭。

    “我要加动作。”昭昭看到产品部的舞蹈后,似乎觉得有些压力,连面色都凝重起来。作为部门的文艺部长兼舞神,我知道她对于我们的节目要精益求精,要体现出部门的高水平来,可是马上就轮到我们了,临阵换动作乃兵家大忌,我说道:“如果加上动作,可能难度会增加,可是做不齐的话,反而会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  昭昭想了一想,最会只得不情愿的作罢,但她说道:“我们在去后面练一练吧。”大家赶忙向着后面走去,在一块隔板后面又进行了第二次加练,在晚上的冷风中,大家都冻得瑟瑟发抖,但大家在昭昭和秀秀的带领下, 依旧一板一眼地重复着每一个动作,练了很长的时间,在彻骨的冷风中,并没有一丝的懈怠与退缩。

     很快,终于到了我们了,大家赶紧将红领巾裹在头上,一一入场,在u--ee的节奏和公司众人的欢呼中,大家尽力的舞动起来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脚步都在音响的乐声中悦动而出,就像是在往日的练习中,又像是在刚才的冷风中。

    节目结束,退场,我的心脏在急速地跳动着,努力平复了片刻,我抬头向天,只见——远处山峰如架,林木依稀,一轮明月缓缓爬上山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酒神的星星

       篝火晚会进行的过程中, 一场各部门中的拼酒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“各部门选人,快上来。”王老师的吆喝声已经响了起来,商机、蓝海,掌通,华企各分公司见状,都是一片叫喝,很快,三五大汉就从各自的人群中走了出来,一人手提一瓶酒,豪气干云,架势十足,顿时,运营部就有些怯了,马经理招呼几下,只凑得一人,正在苦恼之际,忽然从专服部中钻出一人,手中也提着一瓶酒,看此人面目俊俏,嘴唇较厚,挣一小辫,竟然是一个女子!

      我一看,原来是我们专服部的冯星星!

      看到有女人上来,王老师也是佩服不已,连声招喝,来来来,这位女士站前面,冯星星见到王老师的邀请,也并不多礼,果断向前一站,听得王老师一声令下,她举起瓶子仰头就往里倒,咕噜咕噜咕噜噜,一瓶酒下肚,只用了短短十秒,比之男人不遑多让,果然是个女汉子!

     几瓶酒下肚,篝火晚会已到最后的高潮,ktv唱歌正式展开,公司的领导也该下场了。

     “我来说,我来说,我来说——”王老师站在火旁边,正要组织一番,已经被众人拖入人群中剥光,扔到了篝火干枯的木枝旁。

     “我要唱,我要唱,我要唱——”宋总见到如此不幸,只得主动进入人群,与旅游公司经理共唱一首《海阔天空》。

     “我不会,我不会,我不会——”梁总站在凳子上,双手直摆,正要拒绝,很快被拖入人群中,只得高唱一曲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。

     “不用我,不用我,不用我——”崔总站在人群外,拿着个绿灯在那忽闪,嘴上挂着诡异的笑容,但也不可避免地被拉入人群里,他只得演唱一首《水手》。

     从海阔天空中,我看到了公司的潜力,从再借五百年里,我看到了公司的未来,从水手中,我也看到了公司的决心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笑笑的小雪

        篝火晚会结束,众人散场,可是我们的娱乐似乎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我握着手里得扑克牌,深思熟虑后,谨慎地出了一张,但耳边马上传来小雪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我手里在走牌,心中有些纳闷,对于我这样的双升高手,一旁观战的小雪莫非有何意见?

      心中暗自嘀咕,手里又出了一张,但马上,又是一阵“哈哈哈——”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“你到底在笑什么呢?”我皱了皱眉,还待再问,只听她说道:“就是觉得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我应了一声,看着她乐开花的样子,顿时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打了几把,我家始终在起点徘徊,想到我火热的手风已经被小雪的笑声冲散,心中只觉意兴阑珊,索然无味。起身要离开,回头一看,“咦,爱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位的爱爱

        爱爱去哪儿?爱爱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空空如也的床铺,我心中生出无限的疑问,仔细一想,才记起爱爱在中午的时候已经被我赶到了阳仔的住处,只因我不想回到我所住的集中营,可是时下已过三更,爱爱不见踪迹,看来她竟然把床让给我了,我不禁感叹,真是一个好人啊!可是我能在这里和三个女人共居一室吗?显然不能,这不符合周礼,可是我能再跑到阳仔那边把爱爱叫回来吗?我有点瞌睡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我只能把文哥留下,自己一个人离去,返回集中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拍拍的文文

        文哥在三个女生住的屋里,安然得度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他睡得很香甜,因为他实在费了太多的精力,在篝火晚会上的时候,只看到一个人始终举着双手,在人群旁来回穿梭,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手机,在聚精会神的拍着什么,看他那专注的表情和专业的动作,竟然能把手机玩出单反的感觉来,真是非常不简单啊!

         专服部的文哥自然不简单,他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,一个要亲自拿风机烤串的人,难道会简单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,他一定不会忘记不久前在糖酒会上摆弄单反的场景,也不会忘记在六月七号下午回去的车里,自己一定会及时把这些图片放到空间里炫耀

商机互联专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欺马的阳仔

         阳仔就是阳仔,她不是西部牛仔。

         当她在六月七号上午去公园里看猴的时候,我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只听一声惨叫传来,震耳欲聋,直入九霄,就见公园的入口处,一个娇小的女子正在努力向着马背上爬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看这马时,只是一匹棕色骏马,脾性温顺,并无任何的异样,再看这女子时,站在台阶之上,左右有人扶着,可是她依然战战兢兢,哆哆嗦嗦得试探着马镫,时而发出一阵惨叫,宽敞的马背对于她犹如泰山般高不可攀,从她那无比可怜的样子,大家无论如何不能想象她平日里是多么的野蛮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之后,娇蛮的公主终于上了马,马主人见状,拉着骏马向远处行去,看到阳仔在马上仍然摇摇欲坠,大家估计都想起了此人骑自行车时候的惨状,秀秀说道:“上去,跟上她。”我一听领袖发话了,在看到阳仔的左脚还在半空中悬着呢,二话不说,迈步向着阳仔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我这么尊贵的人,最后竟然还是沦为了保镖的下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领袖的秀秀

        秀秀是领袖,当李总将重任交给她时,我便知道她一定能出色完成。

      “人齐了没?”当旅途中要上车的时候,领袖总会点人头,确保专服部的同志无人掉队。

      “饭抢了没?”当六月六日中午的饭桌被抢完后,领袖顿时十分生气,把抢位置的重任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  “忘词了没?”当篝火晚会上要表演节目前,领袖在指挥大家排舞的同时,不忘把她要代表专服部读的词再默念几遍。

      “扶我了没?”当攀登原始森林的时候,领袖拄着一根拐杖,从容淡定地指挥着大家,期间不忘让人扶她过河,俨然一副长征中毛主席过草地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我们的领袖秀秀,我们永远爱戴她。

 

      奔跑着的商机互联

 

时间:2015-06-24 week1 周三

地址:太原市平阳路1号金茂大厦B座26层A2 联系电话:0351-7528357 传真:0351-7528210 Copyright © 2015 itic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山西商机互联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:晋ICP备07005956号
太原智慧店铺运营 | 
网站地图

晋公网安备 14010502050096号